• Scratch與外部感應器科普活動計畫

    The Science Popularization Project of Scratch and Senors
    header img scratch 2
  • 國小女性學童互動遊偏好研究

    The Interactive Game Design Preferences of Female Elementary School Students
    female
  • 自由軟體公民團體運動典藏與推廣計畫

    The Project of Digital Archiving and Promotion of Free Software Movement in Taiwan
    header img bg
列印

ubuntu 台灣社群領導者-練喆明先生 (BlueT)

練喆明,常用的 ID Matthew Lien 或者是 BlueT 。他是 Ubuntu Linux 台灣使用者社群的負責人,也是台灣第一個官方國際成員,同時也是 KaLUG (高雄 Linux 使用者協會) 資深成員,以及 Kaohsiung.pm (高雄 Perl 推廣組)的發起人兼領導者。他的個人網站是 http://BlueT.org

 

他所參加的社群中,除了上面提到的的 Ubuntu-TW KaLUG 外,還有 COSCUP 台灣開源人年會、 OSDC 開放原始碼開法者研討會的籌辦,和不少 OpenSource Projects Mirroring 的工作,以及其餘像是 CPAN  GetDeb Collaboration Team Jaipo Project Padre DownItNow! Ircp Tray Bootylicious ,BlueT 近期還有參加的如 GNU/Hurd OpenTeacher 等專案。

 

談及接觸到自由軟體的故事,BlueT有好一段故事可以說。其實他從小就對科技及電腦科學之類的領域頗有興趣,不過大多是在物理、天文、機械、自然等方面。然後大概是在 1997-1998 年他大約國三的那段時間,因為母親的朋友家裡淘汰了一臺電腦被家裡接收,生命中才真正有一臺電腦並且結下他所謂的不解之緣。那時因為家裡上網不方便,他無聊之下只好到處開啓 Windows95 的系統檔案把玩。而也是在那段時間,他開始聽到有駭客這一類的名詞存在覺得很酷,並且在那個時候請父親從辦公室的資訊室裡,列印 BBS 上電腦病毒的相關資訊回家閱讀研究。事實上,他也是因為覺得駭客這個詞好像很酷,才成為了目前成就一切的動力。一開始接觸程式語言就是為了看懂父親所列印的資料及病毒程式碼到底在幹麻,後來因為 ESR 出名的『How to become a Hacker』文件以及『雲觀』這片台灣最早的 Linux 發行光碟,讓BlueT知道如果要成為當時心中覺得很酷的駭客的話就要會 Liunx,最後才開始接觸自由軟體。而後 Google 初發跡,讓他能在半夜偷偷撥接上網找尋 Linux 的原文資料研究,這成為了他能一步步往下探索的知識來源。

 

後來,他在中山大學的 BBS 站看到了有 Linux 同好網聚的資訊,到十全路的天水茶坊,認識了高雄一群也有在使用 Linux 的同好。之後這個聚會定期的都會大家聚在一起聊天交流心得,最後就成為著名的 KaLUG。也是因為 KaLUG 這群人的關係,跟他們熱烈的互相討論、交流心得,BlueT最後才會深入了資訊產業。

 

他印象中自己開始持續使用 Linux 最早是在 1998 年出版的 CLE 0.3 的時代,大部份都是整合在 Redhat 5.0 左右。那個時候的 GUI 並不是很容易弄起來,所以大多是在玩純文字模式。之後, Mandrake 這個系統出現了, GUI 方面整合的比較好,所以他有去用過。但是最後是因為系統資源吃太兇,所以放棄使用 Mandrake 。雖然那時候還是有持續使用 Redhat 與嘗試其他版本,但是到了 2002 年時 Redhat 8.0 因為著名的『中華民國國旗事件』讓BlueT從此放棄了使用 Redhat 系列而轉向 Gentoo Debian 。直到大概在 2004-2005 年的時候,Ubuntu 開始了發展,而 Ubuntu 對於『使用者親和力』重視的特色,剛好解決了他在那段時期想要推廣自由軟體時一直會遇到的問題,也就是『使用者進入門檻太高』的問題,所以從那時候他才開始了接觸 Ubuntu

 

據BlueT表示,其實 Ubuntu-TW 這個社群並沒有所謂的正式創立時間。最早期是 ols3 (臥龍小三) 用台南縣網的資源架了一個 Xoops 的討論區系統來讓 Ubuntu 使用者交流時,他因為常常到那裡去討論、交流,所以臥龍小三就問他願不願意一起維護這個討論區。那個時候,前任 Gentoo.tw 的管理者 benny 也卸下了職務,所以臥龍小三也邀約他,最後三人一起管理這個討論區。

 

後來因為另外兩位各有重要事物忙碌,所以大部份時間都是BlueT在管理、經營。而可能是因為 Ubuntu 的發展越來越好,所以這個討論區也越來越熱絡,此時BlueT也漸漸將社群架構出來,整個社群也因此開始越來越熱鬧。到大概到 2006 年的時候,這個社群被 Ubuntu 官方核可成為 Official Apporved Local Team,而他也在大概這個時候成為了正式的國際 Ubuntu 成員。那時候他是全台灣第一個,整個大中華區第三個。

 

建立至今,社群伺服器搬移過好幾的地方,有不同的熱心人士、單位贊助機器和頻寬,在這期間BlueT針對 Ubuntu-TW 的伺服器和服務做加強、設計或者是建置的動作,也幫助過大陸和香港的 Ubuntu 社群做重整改組的動作。早先他們還有自己在做 Ubuntu 正體中文化的 Live CD,而 Ubuntu 官方則是一直到到大概 Ubuntu 6.06 之後才有了預設中文支援的 LiveCD。(那一年延期也就是為了要將中文支援及輸入法加入 LiveCD 的相關事項,讓 Ubuntu 裝好之後預設就有中文)


BlueT在目前自由軟體在台灣的發展問題,他覺得不只是 Ubuntu-TW,台灣整個自由軟體環境都有人力斷層。不單是技術還是非技術的人。現在年輕一輩較難找到同時具備瘋狂熱血、技術好而且又擅於溝通的人,他認為他們必須要出來成為注意力和執行力的核心,才有辦法帶動讓台灣的自由軟體發展下去。現在已經越來越缺乏這種擁有領導魅力而且技術能力的人了,而這樣的情況雖然是強求不來的,不過也是必須要注意和重視的。有好一段時間 Ubuntu-TW 是以辦活動為主,是因為希望能夠讓很多以前沒有機會找到同好的人能夠互相交流。另一方面以商業的說法來說,也是要炒作知名度,讓整個自由軟體的曝光度提高。而這些年來,這類的自由軟體活動也已經夠多了,BlueT認為是時候該回歸本位,將主力放在對自由軟體本身做一些貢獻了。

 

對於 Ubuntu 系統本身,近年來在自由軟體圈的批評,像是 Debian Ubuntu 另建套件庫,而不是直接改進 Debian 已有的套件庫,因此出現了與 Debian 不相容的問題、對 Gnome 貢獻少或者是 Unity 太先進但是卻不甚穩定的問題,blueT表示了幾點意見。首先在Unity 這部份,BlueT認為他沒辦法回答的太詳細,因為他專攻在伺服器相關而不是專攻 UI 部份。但是他覺得 Unity 目前問題有一個很大的關鍵就是使用者習慣的部份。他認為這部份其實沒有甚麼好說得,不論切換什麼系統、環境,不管是 Windows Lunux MacOS 都一樣都會遇到,真的就是一個使用者個人習慣問題,而 Ubuntu 和許多的自由軟體一樣仍然提供了個人自主的選擇權,如果不喜歡預設的,還是可以切回去 Gnome 。至於 Debian 的部份,一個是因為 Debian 這個系統本身的開發文化、規則,讓很多時候要推廣自由軟體給一般人的行為會變得很困難,所以才要另建一個套件庫,讓某種程度的改革能夠在相對容易的情況下進行。另一方面,其實據我他所知,支持 Ubuntu 開發的公司『Canonical』本身也雇用不少 Debian 開發者,所以在修改 Bug 的時候其實也會由這些人直接回饋給 Debian 本身。BlueT表示自己其實真的很愛 Debian ,他很早就接觸了這系統,而且也認為那是個近乎完美的穩定系統。但是它在一些地方,BlueT認為還是對於推廣自由軟體給普通使用者來說門檻稍微高了一點。

 

最後,對於他是甚麼樣的因素,讓他常年以來支持自由軟體,開源軟體,他的想法其實很簡單,因為他覺得這是一件正確的事情。他覺得知識應該是一件被分享的公共財,知識要被共享才能讓世界進步、讓世界更好,而原始碼就是知識的一種。他支持自由軟體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希望大家越來越好,世界越來越好。他表示是針對開源/自由軟體領域的基本教義派,而不是某個特殊軟體還是套件的基本教義派。

 

BlueT說可能有些人因為他支持 Ubuntu 這個『在特殊環境需求時,提供使用者使用專有軟體的選擇權力』的 Linux 系統,就覺得他可能是支持「軟體乃工具論」,也就是只要好用,不管是不是開源自由軟體或是純淨度,他都會使用並支持的那種。不過他表示其實不然。他自己個人是個非常基本教義派的人,如果有兩個方案,一個是專有軟體、一個是自由軟體,就算自由軟體在其中價格的價格或易用度都佔劣勢,他自己個人還是會選擇自由軟體使用。這也是他至今都一直持續支持並關注 GNU/Hurd 發展的動力及原因。

 

但在另一方面來說,他認為這也是一個「我要讓自己變成聖人,還是協助大家都能更接近神與真知真理?」的問題,這是個在抉擇「是要自己一個人用這些這麼好的東西,然後讓資訊能力比較差的人不得其門而入呢?還是在推廣時可以稍微對於自由開源的定義妥協,但是卻能讓更多人認識並且有機會踏過門檻進入這個領域呢?」的問題,他對於使用 Ubuntu 的想法及理念也就是如此。






------------------------------------------------------------------------------------------
以下為採訪原稿,供參與與佐證用。

 一、自我介紹


我的本名叫練喆明,常用的 ID 是 Matthew Lien 或者是 BlueT 。我是 Ubuntu Linux 台灣使用者社群的負責人,也是台灣第一個官方國際成員。我同時也是 KaLUG (高雄 Linux 使用者協會) 資深成員,以及 Kaohsiung.pm (高雄 Perl 推廣組)的發起人兼領導者。個人網站是 http://BlueT.org

我參加的社群中,除了上面提到的的 Ubuntu-TW 、 KaLUG 外,還有 COSCUP 台灣開源人年會、 OSDC 開放原始碼開法者研討會的籌辦,和不少 OpenSource Projects Mirroring 的工作,以及其餘像是 CPAN  、 GetDeb Collaboration Team 、 Jaipo Project 、 Padre 、 DownItNow! 、 Ircp Tray 、 Bootylicious ,以及近期所參加的 GNU/Hurd 和 OpenTeacher 等專案。



二、最早是怎麼接觸到自由軟體?


其實我從小就對科技及電腦科學之類的領域頗有興趣,不過大多是在物理、天文、機械、自然等方面。然後大概是在 1997-1998 年我大約國三的那段時間,因為母親的朋友家裡淘汰了一臺電腦被家裡接收,生命中才真正有一臺電腦並結下不解之緣。那時因為家裡上網不方便,我無聊之下只好到處開啓 Windows95 的系統檔案把玩。而也是在那段時間,開始聽到有駭客這一類的名詞存在覺得很酷,並且在那個時候請父親從辦公室的資訊室裡,列印 BBS 上電腦病毒的相關資訊回家閱讀研究。事實上,我也因為覺得駭客這個詞好像很酷,才成為了這一切的動力。一開始接觸程式語言就是為了看懂父親所列印的資料及病毒程式碼到底在幹麻。後來因為 ESR 出名的『How to become a Hacker』文件以及『雲觀』這片台灣最早的 Linux 發行光碟,讓我知道如果要成為我當時心中覺得很酷的駭客的話就要會 Liunx,最後才開始接觸自由軟體。而後 Google 初發跡,讓我能在半夜偷偷撥接上網找尋 Linux 的原文資料研究,則是讓我能一步步往下探索的知識來源。

後來在中山大學的 BBS 站看到了有 Linux 同好網聚的資訊,到十全路的天水茶坊,認識了高雄一群也有在使用 Linux 的同好。之後這個聚會定期的都會大家聚在一起聊天交流心得,最後就成為著名的 KaLUG。也是因為 KaLUG 這群人的關係,跟他們熱烈的互相討論、交流心得,最後才會深入了資訊產業。



三、與 Ubuntu 的接觸以及創立 Ubuntu-TW 的緣起?


印象中我開始持續使用 Linux 最早是在 1998 年出版的 CLE 0.3 的時代,大部份都是整合在 Redhat 5.0 左右。那個時候的 GUI 並不是很容易弄起來,所以大多是在玩純文字模式。之後, Mandrake 這個系統出現了, GUI 方面整合的比較好,所以我有去用過。但是最後是因為系統資源吃太兇,所以放棄使用 Mandrake 。雖然那時候還是有持續使用 Redhat 與嘗試其他版本,但是到了 2002 年時 Redhat 8.0 因為著名的『中華民國國旗事件』讓我從此放棄了使用 Redhat 系列而轉向 Gentoo 和 Debian 。直到大概在 2004-2005 年的時候,Ubuntu 開始了發展,而 Ubuntu 對於『使用者親和力』重視的特色,剛好解決了我在那段時期想要推廣自由軟體時一直會遇到的問題,也就是『使用者進入門檻太高』的問題,所以我才開始了接觸 Ubuntu。

其實 Ubuntu-TW 這個社群並沒有所謂的正式創立時間。最早期是 ols3 (臥龍小三) 用台南縣網的資源架了一個 Xoops 的討論區系統來讓 Ubuntu 使用者交流時,我因為常常到那裡去討論、交流,所以臥龍小三就問我願不願意一起維護這個討論區。那個時候,前任 Gentoo.tw 的管理者 benny 也卸下了職務,所以臥龍小三也邀約他,我們三人一起管理這個討論區。

後來因為另外兩位各有重要事物忙碌,所以大部份時間是我在管理、經營。而可能是因為 Ubuntu 的發展越來越好,所以我們這個討論區也越來越熱絡,我也漸漸將社群架構出來,整個社群也因此開始越來越熱鬧。到大概到 2006 年的時候,這個社群被 Ubuntu 官方核可成為 Official Apporved Local Team,而我也在大概這個時候成為了正式的國際 Ubuntu 成員。那時候我是全台灣第一個,整個大中華區第三個。

建立至今,社群伺服器搬移過好幾的地方,有不同的熱心人士、單位贊助機器和頻寬,期間我針對 Ubuntu-TW 的伺服器和服務做加強、設計或者是建置的動作,也幫助過大陸和香港的 Ubuntu 社群做重整改組的動作。早先我們還有自己在做 Ubuntu 正體中文化的 Live CD,而 Ubuntu 官方則是一直到到大概 Ubuntu 6.06 之後才有了預設中文支援的 LiveCD。(那一年延期也就是為了要將中文支援及輸入法加入 LiveCD 的相關事項,讓 Ubuntu 裝好之後預設就有中文)



四、Ubuntu-TW 目前在台灣發展有什麼比較重要的問題嗎?


我覺得不只是 Ubuntu-TW,台灣整個自由軟體環境都有人力斷層。不單是技術還是非技術的人。現在年輕一輩較難找到同時具備瘋狂熱血、技術好而且又擅於溝通的人,他們必須要出來成為注意力和執行力的核心,才有辦法帶動讓台灣的自由軟體發展下去。現在已經越來越缺乏這種擁有領導魅力而且技術能力的人了,而這樣的情況雖然是強求不來的,不過也是必須要注意和重視的。有好一段時間 Ubuntu-TW 是以辦活動為主,是因為希望能夠讓很多以前沒有機會找到同好的人能夠互相交流。另一方面以商業的說法來說,也是要炒作知名度,讓整個自由軟體的曝光度提高。而這些年來,這類的自由軟體活動也已經夠多了,是時候該回歸本位,將主力放在對自由軟體本身做一些貢獻了。



五、對於 Ubuntu 系統本身,近年來在自由軟體圈的批評,像是 Debian , Ubuntu 另建套件庫,而不是直接改進 Debian 已有的套件庫,因此出現了與 Debian 不相容的問題、對 Gnome 貢獻少或者是 Unity 太先進但是卻不甚穩定的問題,您的看法是?


Unity 這部份我沒辦法回答的太詳細,畢竟我是走伺服器相關而不是專攻 UI 部份。但是我覺得 Unity 目前問題有一個很大的關鍵就是使用者習慣的部份。這部份其實沒有甚麼好說得,不論切換什麼系統、環境,不管是 Windows 、 Lunux 、 MacOS 都一樣都會遇到,真的就是一個使用者個人習慣問題,而 Ubuntu 和許多的自由軟體一樣仍然提供了個人自主的選擇權,如果不喜歡預設的,還是可以切回去 Gnome 呀。至於 Debian 的部份,一個是因為 Debian 這個系統本身的開發文化、規則,讓很多時候要推廣自由軟體給一般人的行為會變得很困難,所以才要另建一個套件庫,讓某種程度的改革能夠在相對容易的情況下進行。另一方面,其實據我所知,支持 Ubuntu 開發的公司『Canonical』本身也雇用不少 Debian 開發者,所以在修改 Bug 的時候其實也會由這些人直接回饋給 Debian 本身。我自己其實真的很愛 Debian ,我很早就接觸了這系統,而且我也認為是個近乎完美的穩定系統,但是它在一些地方,老實說,還是對於推廣自由軟體給普通使用者來說門檻稍微高了一點。最後對於 Gnome 貢獻這部份我倒是沒有甚麼意見就是了。



六、是甚麼樣的因素,讓您常年以來支持自由軟體,開源軟體呢?


其實我的想法很簡單,我覺得這是一件正確的事情。我覺得知識應該是一件被分享的公共財,知識要被共享才能讓世界進步、讓世界更好,而原始碼就是知識的一種。我支持自由軟體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希望大家越來越好,世界越來越好。真的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個想法而已。我是針對開源/自由軟體領域的基本教義派,而不是某個特殊軟體還是套件的基本教義派。
可能有些人因為我支持 Ubuntu 這個『在特殊環境需求時,提供使用者使用專有軟體的選擇權力』的 Linux 系統,就覺得我可能是支持「軟體乃工具論」,也就是只要好用,不管是不是開源自由軟體或是純淨度,我都會使用並支持的那種,但其實我自己個人是個非常基本教義派的人。如果有兩個方案,一個是專有軟體、一個是自由軟體,就算自由軟體在其中價格的價格或易用度都佔劣勢,我自己個人還是會選擇自由軟體使用。這也是我至今都一直持續支持並關注 GNU/Hurd 發展的動力及原因。
但在另一方面來說,這也是一個「我要讓自己變成聖人,還是協助大家都能更接近神與真知真理?」的問題,我要要自己一個人用這些這麼好的東西,然後讓資訊能力比較差的人不得其門而入呢?還是在推廣時可以稍微對於自由開源的定義妥協,但是卻能讓更多人認識並且有機會踏過門檻進入這個領域呢?我對於使用 Ubuntu 的想法及理念就是如此。